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师频道 > 教学参考

智能手机与互联网+课堂——课程改革的新思维、新模式

http://www.19mini.cn   2015-07-18 来源:网络 作者:王竹立 浏览:次  字号:T T T
摘要:以往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的误区在于,过度强调将信息技术及其产品引入课堂,却偏偏把互联网拒于学校与课堂的大门之外;过度强调让学生掌握完整的学科知识体系,却忽视了网络时代知识与学习已发生变化这一基本事实。以智能手机为标志的移动互联网对课堂教学构成了严峻的挑战,互联网+教育将颠覆传统的教育教学模式。以互联网进课堂、生活实践进课堂、创新教育进课堂为主要特征的“互联网+课堂”模式将成为学校课程改革的新趋势,智能手机在教育教学中有着非常广阔的应用前景。关联主义和新建构主义将成为互联网时代教与学的主要指导理论。

【本文系王竹立老师原创学术论文,1.0版时题为《移动互联网时代课堂教学模式到底应该如何转变?》,2.0版时题为《互联网+课堂:课程改革的新理论、新尝试》,3.0版改为此题。转载请注明出处。--竹立附记】

作者简介:王竹立,男,中山大学现代教育技术研究所副所长、学术带头人、硕士导师。曾获国家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广东省优秀教学成果一等奖,中山医科大学十佳教师称号等。主要学术贡献:创建网络时代的学习理论--新建构主义等。

[摘要]以往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的误区在于,过度强调将信息技术及其产品引入课堂,却偏偏把互联网拒于学校与课堂的大门之外;过度强调让学生掌握完整的学科知识体系,却忽视了网络时代知识与学习已发生变化这一基本事实。以智能手机为标志的移动互联网对课堂教学构成了严峻的挑战,互联网+教育将颠覆传统的教育教学模式。以互联网进课堂、生活实践进课堂、创新教育进课堂为主要特征的“互联网+课堂”模式将成为学校课程改革的新趋势,智能手机在教育教学中有着非常广阔的应用前景。关联主义和新建构主义将成为互联网时代教与学的主要指导理论。

[关键词]智能手机;互联网+;课程改革;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新建构主义

一、 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的误区

从早期的计算机辅助教学开始,我们就积极将计算机及相关信息技术产品引入课堂,首先引进的是计算机多媒体辅助教学系统,包括电脑、投影仪、大屏幕、扩音设备与中控系统等。这些设备的引入对教师的教提供了极大的方便,由于能够方便地将文本、音频、视频、动画等媒体集合在一起,计算机多媒体教学系统深受教师和学生的欢迎,得到迅速普及与推广。然而这种技术及产品的引入,不仅没有导致以班级教学制和讲授式教学为代表的传统教学模式的瓦解,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强化了教师的讲授。电子白板则干脆将电脑和多媒体技术整合到一块竖起的电子屏幕上。

电子书包的引入,似乎给变革传统教学模式提供了一线希望。专家们希望通过让学生人手一部iPAD或者平板电脑,开展个性化学习。然而在应试教育体制和班级教学制的束缚下,这种希望迅速化为泡影。所谓一对一的个性化学习,演变成学生通过手中的电子设备跟着老师按部就班地完成统一的视频观看或电脑操作练习,面对面的交互变成在课堂上通过机器来交互的别扭形式;为了防止学生上网或玩游戏,电子书包还专门设计了禁止上网装置,并强化了家校联系功能,以便于对学生的表现进行更有效的监管。老师和学校能允许的只是学生登录学校内部的数字化教学平台,浏览其中老师提供的教学资源,互联网则是被排除在外的。这种画地为牢的做法,虽然有利于阻止学生通过网络从事一些与教材内容无关的活动,但也关上了改变传统教学模式和应试教育体系的大门。

那么,引进一些基于信息技术的教学模式又如何呢?近年来,微课与翻转课堂很火热,然而笔者经过调查与分析发现,微课与翻转课堂主要“热”在各种大赛与公开课中,真正在日常教学中应用的依然少之又少,个别学校虽然实现了“校内翻转”,但主要动力来自行政力量的推动,而且这种翻转,依然是对应试教育的强化而不是削弱。

笔者曾指导自己的研究生林津,对广州市11个区的部分中小学微课与翻转课堂应用现状进行了调查,收到有效调查问卷395份,涵盖中小学各个学科,得到许多有价值的信息和数据。调查显示:95.9%的中小学教师听说过微课,但只有11.4%的教师曾独立录制过微课,13.4%的教师曾参与过微课制作,72.7%的教师既没做过微课,也没用过微课;在曾独立录制过微课的教师群体中,有64.4%的教师为信息技术学科教师;在接受调查的教师样本中,只有8.4%的教师曾将微课应用于教学,而将微课常态应用于课堂的仅占教师总数的0.5%;有17.0%的教师倾向于将微课应用于翻转课堂,但实际应用的则少之又少,2013年,广州市H区共有4所学校(包括2所小学、1所九年一贯制学校、1所中学)自愿成为翻转课堂试点学校,每所试点学校有若干教师尝试翻转课堂教学模式,包括小学数学、初中英语、初中物理、初中思想品德等学科。也就是说,H区共有4所中小学(据不完全统计)曾以微课与翻转课堂相结合的形式,将微课应用于课堂教学中,占H区中小学总数的3.1%。这些数据提示,试图通过微课与翻转课堂改变传统的课堂教学模式可能还仅仅是一种良好的愿望。

笔者曾在《我国教育信息化的困局与出路――兼论网络教育模式创新》一文中,对我国学校教育信息化的“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模式提出批评,认为过分强调“课内整合”是一个误区。迄今为止,技术的作用更多地表现在课外而不是课内,应该把教育信息化的重点放在校外而不是校内,放在网络教育而不是课堂教学,放在农村与薄弱地区薄弱学校而不是大中城市的重点学校。[1]甚至一度认为,传统课堂与教学模式在当下仍有其存在的价值与理由,与其在课堂上下功夫,莫如在课外找出路,通过发展课外网络教育与在线学习,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最终颠覆学校与课堂教学模式。[2]

最近笔者的思想有了一些变化,慢慢向主张“课内整合模式”的专家靠拢,逐渐接受了这样一种观点:那就是在中国目前国情下,学校,尤其是中小学,课堂教学仍然是重中之重,教育变革要想取得突破,绕开学校、绕开课堂教学模式的变革,是不现实的。这虽然是一个“硬骨头”,但还是值得“啃”的。而且,我还感受到中小学教师对变革课堂教学模式的渴望与不懈努力,体会到网络对课堂教学带来的强烈冲击与挑战,传统的课堂教学模式已经到了非变革不可的地步了!

有鉴于此,笔者将以往教育信息化误区由过度强调信息技术课内整合模式,修改为过度强调将信息技术及其产品引入课堂,却偏偏把互联网拒于学校与课堂的大门之外;过度强调让学生掌握完整的学科知识体系,却忽视了网络时代知识与学习已发生变化这一重要事实,以至于对今天教与学过程中出现的新问题新挑战手足无措、应对失当。笔者将今天的学校教育信息化误区比喻为“捡了芝麻丢了西瓜”,“芝麻”是指具体的终端技术及其产品,以及建立在这些技术及产品上的教育教学模式;“西瓜”比喻网络的互联互通和基于互联网(而不是局域网)的全新的教育教学模式。信息技术的核心是网络,网络的核心特征是互联互通和信息共享,离开了这个核心,所有的教育教学变革都无异于缘木求鱼。

二、 智能手机对课堂教学的挑战

当信息技术专家将关注点放在各类高大上的电子产品如iPad、电子白板、数字化教学平台、电子投票器、乃至3D打印机的时候,有一种常见的信息技术产品却一直不被专家和教师看好,并努力将之拒于学校与课堂大门之外,但恰恰就是这一技术产品,笔者认为有可能成为压垮传统课堂教学模式这个“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个产品就是智能手机。

手机已经成为几乎所有成年人须臾不可离的随身之物,同时也向中小学生手中快速推进。宽屏手机的出现更使得以前热极一时的iPad和电子阅读器风光不在,同时也让个人电脑显得不那么重要。智能手机对比iPad\个人电脑最大的优势就是即时通讯与方便携带,这使得手机几乎难以被拒绝。与智能手机普及趋势相对立的是,目前我国大部分中小学校依然禁止学生将手机带进校园,尤其不容许在课堂上使用手机。笔者曾到广东地区的中小学调研,发现虽然很多学校实现了网络接入“校校通、班班通”,但学校和教师宁可关闭网络接口,也不让学生使用网络。大学里也有不少教师反对在课室里安装能让手机上网的Wifi。尽管如此,手机依然成为传统课堂和教师的最大挑战,通过手机上网和玩游戏的“低头族”成为传统课堂上一道越来越不容忽视的“风景”,手机被学校和教师视为不受欢迎的“第三者”,应对手机对课堂教学的挑战成为“国际难题”。[3] 手机给课堂带来的挑战实在太大了!智能手机对教师和课堂的挑战,实质上就是移动互联网对传统教学模式的挑战!

如今,智能手机的功能越来越完善、价格越来越低廉,wifi等网络连接方式越来越普及,上网费用越来越便宜,李克强总理最近要求我国宽带网要降费提速,手机里的APP应用及优质学习资源越来越丰富。更令人鼓舞的是,新一代的网络接入技术Li-Fi正在研制之中,未来可以通过光来传输数据,只要有灯光的地方就可以上网。[4] 到那时,再想禁止学生在课堂内使用手机或网络将更加困难,手机公开进入各级各类学校与课堂只是时间的问题,教师将不得不与手机这个“第三者”在课堂上和平共处,学生会越来越频繁地在课堂上使用手机查找资料、做练习、看微课视频、交流信息、发微博或微信、录音录像、直播课堂教学情况,曝光老师讲课时的错误等等。在校园里手机成为学生学习与交流的重要工具,碎片式学习越来越普及,越来越多的的微课(微视频)可以通过手机观看,作业与考试也可通过手机完成。到那时,老师还能像以前那样满堂灌吗?课堂中讨论的内容还能仅仅局限在教科书与考试大纲划定的范围之内吗?学校和教师还能继续对学生通过手机和网络获取的信息与知识视而不见、不予承认吗?学生还会遇到问题只向教科书或老师求助而不去互联网中寻找答案吗?

可以想象,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教师愿意拿出原来的讲课时间让学生开展交流讨论,老师也会慢慢接受学生通过手机和网络获取的信息与知识,甚至愿意让学生在课堂上分享他们从手机和网络中学到的东西。一些有远见的老师还会鼓励学生利用手机看微课、找资料、做作业、参与投票、交换文件、进行社会化交流等等。一旦在课堂上放开手机和网络,传统的以讲授为主要方式、以应试为主要目的的课堂教学模式将趋于瓦解,真正意义上的教育变革将会来临!

三、 互联网+教育将颠覆传统教学模式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了一个“互联网+”的新概念,一石激起千层浪,各界纷纷解读这个概念的内涵与外延。​笔者认为,互联网+这一概念的提出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无论怎么强调都不为过。在一篇题为《“互联网+教育”意味着什么?》的文章中,笔者提出了这样的观点:“互联网+不是一个简单的相加,加完之后一切都会发生改变,互联网是刀、是斧、是锯,将原来的一切都分解成碎片,然后再以互联网为中心重新组建起来,成为新的体系、新的结构。互联网+的本质就是碎片与重构”,[5]下面笔者将就此观点作进一步阐述。

(一)互联网已成为信息与知识的主要载体。网络时代前,信息与知识的主要承载形式是纸质材料,如书本、报纸、刊物等。虽然那时已经有了广播电影电视等电子媒介,但由于制作条件较高、不便于个人保存与随时随地获取,加上以音频视频为主要承载形式,因此,电子媒介并未完全取代印刷媒介的主流地位。网络时代来临,信息与知识的主要承载形式慢慢由纸质媒体转移到网络,人们获取信息与知识的途径也随之由各种印刷品转移到网络。今天,人们读网的时间远多于读书的时间,日常生活中的大部分信息来源是网络而不是书刊。那么知识由书刊转移到网络之后,还是原来的那个样子吗?知识的结构发生了哪些变化?读书与读网会是一样的吗?我们的学习行为又发生了哪些变化?

最早回答这些问题的是加拿大著名学者、关联主义学习理论创始人乔治·西蒙斯,他将网络时代的知识比喻为河流,或管道里的石油,提出了“知识流”的概念。他认为,今天的知识不再是静态的层级和结构,而是动态的网络与生态。知识更新速度非常快,半衰期较以前大大缩短,出现了所谓的“软知识”和“连通性知识”,甚至认为今天的“知识很难被定义”,[6] 西蒙斯的观点已有大量论述,本文不再赘述。

(责任编辑:欧阳青岚)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