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淘宝 > 原创选粹

流水落花春去也

http://www.19mini.cn   2009-02-02 来源:中国散文网 作者:张政 浏览:次  字号:T T T
摘要:喜欢乡下的小屋,屋里是世俗的烦闷,屋外是蓬蓬的仙境。 秋天外祖母离开了,于带着满腔的悲伤与快乐回来了。 小屋似乎小了好多,但又像大了一倍,白色的灵堂,幽幽的烛光,让人倍感寂
  喜欢乡下的小屋,屋里是世俗的烦闷,屋外是蓬蓬的仙境。 

  秋天外祖母离开了,于带着满腔的悲伤与快乐回来了。

  小屋似乎小了好多,但又像大了一倍,白色的灵堂,幽幽的烛光,让人倍感寂静与不安。

  小屋,我大约来过两三次,每次的时间都少得可怜。如今却可以痛快的住下三四天了,却又疑惑,这三四天漫长的岁月,当如何熬过?! 

  静静地坐在椅上,倒不觉有了那似曾相识的镜花水月般的快乐,想想倒笑了,但马上收起了笑容,世俗是不会容忍这时发笑的。

  外祖母待我很好,我想,或许在某些方面超过了她的孙子,想哭,却又突觉着好笑,生死离别本是人之常情,哭,也是毫无作用的。

  屋久下着小雨,却很轻。有时真的期望它能下得大点儿,以便惊醒长眠的人儿。 

  窗外有小溪,溪上似乎有只船儿。想拉住,却不愿沾湿衣服,母亲说,照顾好自己,是对亡灵最好的报答。

  人们原谅了沉香的过错,却不能原谅我的自私。但又有谁知道我心中的一江春水,往事件件,无一不化作水里的浪,远去,却不如寒山寺的钟声,阵阵敲响……

  泪悄然下。

  是悄然的,我也不曾察觉,只是在划破脸的那一刹,滴在了手上,打在了心头。好重,重得我自己也无法承受…… 

  金风刮过,散了乌云,路依旧是湿的。

  夜里,硬拉着表弟陪我去看星星。

  乡下的夜空很美,只可惜皓月当空,淡了星,作了另一种凄凉。 

  几只鸟鹊飞过,倒想起了孟德的诗歌: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默默沉呤这两句诗,听着鸟儿的叫声:是喜鹊,却好似子规,声声凄清,声声凉。

  良久,忽的觉着有些寒了,想是夜露已然降临。 

  星是淡的,但闪烁的光还稀可见。围着月儿,似乎在交谈什么,此闪彼烁,热闹极了。但,热闹的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表弟早已不知什么时候离去了。

  只有我一个,倍感寂寞与凄凉,但却又无奈的发现:夜,我是最自由的。

  我可以放纵的高歌倾述,可以嘲笑哭泣,可以随心所欲的当一个王,甚至比王更自由,更快活。

  惨然一笑,一笑间育了往日幸福的影,只是忽地便停住了。 

  想想,却是今非昔比了。y75中国散文网 

  那些时日,放弃了与外祖母的团聚,来去冲冲,奋斗于名利之中。如今,除了所谓的名所谓的利,还有什么?能有什么?

  可以说,我是世界上最富裕的,亦是世界上最贫穷的。我用过多的水满足了我的生活,却不能用一丝的言语,释放我的灵魂。

  I can’t hold fast dreams and happy everyday .

  想到此,鸡鸣点燃了天空。金风吹来,残了落线,逝了流水,远了春光。

(责任编辑:欧阳青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