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辞海 >>所属分类 >> 学习   

普通话

标签: 普通话

顶[5]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普通话普通话
目录

普通话编辑本段回目录

以中国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的现代汉民族共同语。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后,为了加强政治、经济、文化的统一,为了顺利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决定把汉民族的共同语加以规范,大力推广。1955年召开全国文字改革会议和现代汉语规范问题学术会议,确定了民族共同语的标准,给普通话下了科学的定义,制定了推广的方针、政策和措施。普通话的标准包括语音、词汇、语法3个方面。普通话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北京语音主要指北京话的语音系统,不包括个别的土音部分。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北方话的词汇是普通话词汇的基础和主要来源。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所谓“典范”的著作,是指具有广泛代表性的著作,如国家的法律条文,报刊的社论,以及现代著作家的作品等。现代白话文著作是相对早期的白话文著作来讲的。普通话是现代汉语的标准语,是现阶段汉民族语言统一的基础,是现代汉语发展的主流和方向。 

普通话的演变历史编辑本段回目录

“普通话”这个词早在清末就出现了。1902年,学者吴汝纶去日本考察,日本人曾向他建议中国应该推行国语教育来统一语言。在谈话中就曾提到“普通话”这一名称。1904年,近代女革命家秋瑾留学日本时,曾与留日学生组织了一个“演说联系会”,拟定了一份简章,在这份简章中就出现了“普通话”的名称。1906年,研究切音字的学者朱文熊在《江苏新字母》一书中把汉语分为“国文”(文言文)、“普通话”和“俗语”(方言),他不仅提出了“普通话”的名称,而且明确地给“普通话”下了定义:“各省通行之话。”上世纪三十年代瞿秋白在《鬼门关以外的战争》一文中提出,“文学革命的任务,决不止于创造出一些新式的诗歌小说和戏剧,它应当替中国建立现代的普通话的文腔。”“现代普通话的新中国文,应当是习惯上中国各地方共同使用的,现代‘人话’的,多音节的,有结尾的……”

汉语自古以来有方言同时也有共同语言。根据历史记载,春秋时候孔夫子时代管共同语叫雅言。雅言以洛阳雅言为标准。孔夫子有三千多徒弟来自当时的各地,古代也有方言,各地的学生都讲自己的方言,孔夫子讲课的时候怎么能够让来自各地的学生都听得明白呢?因为当时有共同语叫雅言,所以孔夫子在讲学的时候用雅言,这样交际没有什么障碍。 

在汉代,共同语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当时管共同语叫做通语。各地讲不同方言的人可以用通语进行交际,这是古代的情况。

晋代五胡乱华、衣冠南渡以後,中原雅音南移,作为中国官方语言的官话逐渐分为南北两支。北方以洛阳雅言为标准音,南方以建康雅言为标准音。洛阳雅言属于中原话,建康雅言属于吴语。主流上以南方的建康雅言为正统。隋朝统一中国定都长安,编著《切韵》,音系为金陵雅音为主,参考洛阳雅音的综合系统,因以南朝为正统政权。隋朝末期,扬州成为中国经济最繁荣的地区,因此,扬州吴音也曾成为南方雅言的代表,但是,没有得到官方语言的地位。

降及唐宋,即使在北方,口头语言与书面语言的差别显著增大了。富丽堂皇的唐诗中,已经采纳了一些当时的口语。唐朝开始,江南成为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因此江南的苏州吴音也成为南方雅言的一种通行语。由于政治中心在长安,长安话属于中原话。因此,长安雅言也是北方雅言的标准音。到了宋代,汉文更出现了口语化的倾向。著名的大思想家朱熹的弟子所编的《朱子语类》,在很大程度上保留了朱熹使用宋代口语讲授和谈话的原貌。这证明即使像他那样文化修养很高的士人,尽管还是用古文写作,但平日的言谈,甚至讲授儒家经典,也已经不可能像六七百年前的北方庶民那样,“其辞多古语”,但他作为“读书人”,说的还是洛阳话。 及至南宋,首都建在临安,因此,临安雅言也成为标准音的一种。临安雅言属于吴语,但是临安雅言中有很多中原话的痕迹,直至今天的杭州话也有中原话的痕迹。

元代时,首都在大都,因此,大都话也是一种通行语。由于元朝的统治者是蒙古人,不熟悉汉族文化,汉语的通行语继承了宋代的南方雅言。

明代的时候,南京由于战争等动乱,南京话从吴语(南方雅言)转变为江淮官话。明代以南京话为正统,南京话也是南方官话的代表。后来迁都北京,北京话也有一定通行度。明代北京话是在元大都旧北平话的基础上,和移居北京的南京移民的南京话融合后形成,到清代又受到满语的影响。江南的吴音开始以苏州白话为主要代表。吴音继承了南方雅言的地位,并且以当地强大的经济实力成为中国通行的语言之一。王士性在《广志绎》中说:“善操海内上下进退之权,苏人以为雅者,则四方随之而雅,俗者,则随而俗之。”,吴音最流行的时候,上至士大夫,下至歌妓以说苏白为荣。和官方“普通话”京白相对而言,苏州白话在当时社会地位相当于民间的“普通话”。当时越南剧、昆曲、评弹都以苏白为标准音,甚至一开始的京剧都曾使用过苏白。

清代一开始,仍然以南京官话为正统。雍正年间(1728年)清设正音馆,确立北京官话为官方地位。到了19世纪末也就是清朝末年,中国的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受到西方学术思想的影响,特别受到日本的影响。日本在明治维新前后大力推广日本语的共同语,日本人把日本语的民族共同语叫做国语。国语这个词本来是中国古代一本书的名字,日本人把国语当做民族共同语的名称。19世纪末中国的文化生活发生很大变化,国语这个名词得到传播。 由于太平天国的战争,江南经济开始衰落,吴音开始失去了标准音的地位。这样,北京白话开始成为唯一的标准音。民国初期,北京官话被定为国语。

辛亥革命之后,为了发展中国的经济、文化,在中国也开始推广国语。国语这个词在民国时期得到当时政府的承认,成为民族共同语的一个正式称呼。1920年国语推行不到两年就爆发一场当时名之为“京国之争”(指京音和国音)的大辩论。问题的起因就在于国语标准音。因为在推行国语的热潮中,经常发生京音教员和国音教员互相争吵的事。他们的国语听起来很不一样,很多字的读音也不统一,教的人觉得难教,学的人觉得很难学。于是有人(南京高师张士一)发表文章,主张“注音字母连带国音都要根本改造”,应“先由教育部公布合于学理的标准语定义,以至少受到中等教育的北京本地人的话为国语的标准”。这个主张得到许多人的支持,特别在南方引起了强烈的反响,纷纷开会响应,甚至通过决议:“不承认国音,主张以京音为标准音”,“请教育部广征各方面的意见,定北京语音为标准音”。后来,1913年“读音统一会”拟定的“以京音为主,兼顾南北”的老国音就被修改为“纯以北京话为标准”的新国音了。1932年根据新国音编纂的《国音常用字汇》由民国政府教育部公布,在《字汇》的序言中又对国音以北京音为标准的含义做了进一步的说明,即“”所谓以现代的确北平音标准音者,系指‘现代的北平音系’而言,“并非必字字尊其土音”。

近代的“普通话”一词,是朱文熊于1906年首次提出的,后来瞿秋白等也曾提出“普通话”的说法,并与茅盾就普通话的实际所指展开争论。经“五四”以来的白话文运动、大众语运动和国语运动,北京语音的地位得到确立并巩固下来。 

新中国成立后,1955年举行的“全国文字改革会议”上,张奚若在大会主题报告中说明:

汉民族共同语从古至今有好几种说法,有雅言、通语、官话、民国时期的国语。名称不同,内容基本是一样的。1949年新中国建立,中国走上完全新的阶段,为了发展新中国的文化教育,我们也要推广民族共同语,克服方言分歧造成的隔阂。在上世纪50年代,我们要推广民族共同语,历史上曾经有好几个不同的名称,我们叫什么呢? 

我们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各民族的语言文字一律平等,而民国时期的国语实际是汉民族的共同语,而不是其他少数民族的共同语。为了突出我们是一个多民族的大家庭,为了突出我们各民族语言文字的平等,所以经过深入研究,我们决定不采取国语这个叫法。如果叫国语的话,担心会被误解为把汉语凌驾于国内其他民族之上。 

经过研究最后决定叫普通话。

轻声编辑本段回目录

轻声是指在普通话的词和句子中,有些音节因受前后音节的影响而失去了原有的声调,从而变成了一种软而轻的调子。例如:爸爸(bà·ba)、点心(diǎn·xin)等,这类词中第二个音节的声调在实际读音中变得轻软模糊,便属于轻声。

轻声在普通话中具有区分词性和区别词义的作用,如:兄弟(xiōng·di),指弟弟;兄弟(xiōng dì),指“指哥俩”。利害(lì·hai),指“厉害”、“程度很深”,是形容词或副词,如“疼得很厉害”;利害(lìhài),指益处或害处,是名词,如“你应该明白这件事的利害所在”。

轻声是由于音节读音弱化,在音高、音长等方面产生的一种音变现象,可视为特殊的变调,不是一个独立的调类。但是,轻声音节除了调值明显改变、音长变短而外,音强亦有所减弱,往往还引起了音色的某些改变,如韵母的发音变得比较含混,主要元音的舌位向舌面、央、中方向移动,不送气的清塞音、清塞擦音声母浊化等。如“哥哥”(gē·ge)一词中,第二个音节念作轻声,其声母由清塞音变成了相对应的浊塞音,韵母由舌面、后、半高、不圆唇元音变成了舌面、央、中、中圆唇元音。

轻声的读法,一般来说是在阴平、阳平、去声后面读的调子比前一个音节要低,其调值可大致描述为短促的低降调;上声后面的轻声比前面的音节要高一些,其调值大致可描述为短促的半高平调。需注意的问题是,不能为了发轻声而发生“吃字”、“吞字”现象。如:

非上声+轻声

胳膊 残疾 葫芦 八哥 相声 疟疾 先生 地下

上声+轻声

打扮 买卖 喇叭 枕头 哑巴 姐姐 舌头

1.大部分念轻声的音节与其语法意义及词汇相关,比如语气词“啊、吧、呢、吗”等,名词、代词后缀“子、儿、头、的、们”等,方位词“上、下、里、头、边、面”等,动词后面表示趋向的词“来、去”等,助词“的、地、得、着、了、过”等。

(1)音或重迭式的名词,末尾的音节大多念轻声。如:

妈妈 爸爸 婆婆 公公 奶奶 姥姥 婶婶 叔叔 姑姑

姐姐 哥哥 弟弟 妹妹 娃娃 太太 娘娘 爷爷 星星

舅舅 猩猩

(2)以“子、头”为后缀的名词,“子”一般念作轻声,“头”绝大部分也念作轻声。如:

儿子 老子 庙子 桌子 凳子 椅子 盆子 盘子 瘦子

铲子 炉子 鼻子 小子 裤子 鬼子 孙子 兔子 燕子

胡子 桃子 李子 曲子 屋子 鞋子 袜子 样子 院子

胖子 领子 码头 盼头 馒头 舌头 赚头 兆头 浪头

想头 芋头 念头 木头 风头 来头 甜头 姘头 石头 

搞头 眉头 指头

(3)以“们”为后缀的表复数的人称代语或指人的名词性词语中,“们”念作轻声。如:

来宾们 女士们 祖先们 朋友们 人们 他们 咱们

记者们 先生们 后生们 同辈们 孩子们 你们 我们

警察们 官员们 商人们 工人们 农民们 她们

(4)以“上、下、里”等为后缀,仅表方位意义的词语或词素,其后缀一般念轻声。如:

路上 面上 顶上 早上 晚上 炕上 台上 座上

表面上 墙上 座上 树上 课堂上 脚下 楼下 车下

底下 地下 屋里 心里 背地里 夜里 厂里 家里

(5)以“头、面、边” 为后缀构成的合成方位词,其后缀一般念作轻声。如:

前头 后头 外头 下头 上头 后头 里头

前面 后面 里面 外面 侧面

外边 左边 西边 北边 前边 右边 南边里边

后边 东边

(6)语气助词“吗、呢、吧、啦”,动态助词“着、了、过”,结构助词“的、地、得”等,均念作轻声。如:

走吗?好吗?你呢?哪儿呢?看过 完了 走着 用的

疼吗?走吗?她呢?难受嘛!走过 过了 想着 吃的

苦吗?要吗?我呢?吃完啦!吃过 喝了 乐着 穿的

仔细地看 困得不行 美丽的姑娘

(7)附着于中心词之后的趋向动词作补语时,念作轻声。若中心词与趋向动词之间插入了“不、得”时,“不、得”念作轻声,趋向动词一般改念原调。如:

起来 看出 拿出来 看上 说出来

起不来 看不出 说不出来 拿得出来 看得上

拿不出来 看不上 起得来 看得出 说得出来

(8)重迭动词连用时,重迭的音节念作轻声;若重迭连用的动词中间插入了“一、不”时,“一、不”念轻声,重迭音节念原调。如:

走走 看看 说说 吃吃 笑笑 遛遛

走一走 看一看 遛一遛 说不说 吃不吃 笑不笑

2.部分词语中读轻声的音节具有分辨词义、词性的作用。该音节若读原调,则词义有所改变。如:

兄弟xiōng·di/xiōngdì 买卖mǎi·mai/mǎimài

地道dì·dao/dìdào    冷战lěng·zhan/lěngzhàn

老子lǎo·zi/lǎozǐ    利害lì·hai/lìhài

龙头lóng·tou/lóngtóu  大意dàyi/dàyì

裁缝cái·feng/cáiféng  实在shí·zai/shízài

大爷dà·ye/dàyé     本事běn·shi/běnshì

对头duì·tou/duìtóu   东家dōog·jia/dōngjiā

犯人fàn·ren/fànrén   门道mén·dao/méndào

报告bào·gao/bàogào   多少duō·shao/duōshǎo

3.有些词语中的轻声音节是约定俗成的。如:

(1)阴平+轻声

槟榔 差事 搀和 风筝 玻璃 巴掌 巴结 家伙 哆嗦

嘀咕 衣服 芝麻 周到 思量 书记 舒服 休息 张罗

交情 宽绰 作坊 妖精 饥荒 公家 稀罕 生日 秧歌

支吾 招呼 花哨 家伙 邋遢 包袱 烧饼 薪水 折腾

(2)阳平+轻声

节气 匀称 妯娌 年月 盘算 枇杷 篱笆 活泼 玄乎

狐狸 学生 挪动 拾掇 年成 麻烦 神仙 蛤蟆 石榴

玫瑰 凉快 萝卜 棉花 黏糊 朋友 奴才 神甫 云彩

笤帚 行李 折磨 蘑菇 能耐 财主 柴火 残疾 门面

(3)上声+轻声

扭捏 脑袋 口袋 老爷 老婆 摆布 嘴巴 指头 瓜子

小姐 已经 指甲 主意 委屈 喇叭 讲究 打发 打听

响动 嘱咐 喜欢 体面 稳当 点心 伙计 打扮 哑巴

女婿 首饰 爽快 养活 洒脱 眼睛 牡丹 耳朵 马虎

(4)去声+轻声

自在 忘性 吓唬 相公 力气 漂亮 算盘 队伍 地方

豆腐 风数 痛快 念叨 笑话 热乎 丈夫 志气 钥匙

月亮 正经 做作 位置 秀气 上司 悟性 告示 厚道

动静 热闹 便当 下场 屁股 利落 阔气 亲家 意思

栅栏 勾当 地方 报酬

轻重格式

普通话音节在词组结构中并不是读得一样重,而是有轻重区分,但轻与重是相对而言的,其轻重格式大致为重、中、次、轻、轻四级。在实际发音中,如果不能比较准确地掌握普通话的轻重格式,听起来就会带有明显的方言腔调。掌握轻重格式的方法,在于要多听、多辨别、多练习,从而形成正确的语感。

1.双音节词语的轻重音格式

(1)“中-重”格式居多。如:

天津 北京 广播 关隘 人民 专家 配乐 田野 流水

花草 索要 到达 奉承 白云 正确 远足 清澈 蓝天

决斗 认真

(2)“重-中”(即“重-次轻”)格式。如:

正月 战士 记者 作家 困难 书记 设施 合同 意义

知识 道理 农民 参谋 意志 现象 气氛 编辑 消息

(3)“重-轻”格式。如:

丈夫 老婆 人们 东西 钥匙 萝卜 丫头 太阳 活泼 

蘑菇 耳朵 傻子 甘蔗 提防 聪明 风筝 温和 功夫

2.三音节词语的轻重音格式

(1)“中-次轻-重”格式居多。如:

解放军 文学院 哲学系 邮电局 电信局 压力锅

日光灯 共产党 控制器 马兰花 展览馆 西红柿

播音员 西方人

(2)“中-重-轻”格式。如:

老头子 大姑娘 巧媳妇 花骨朵 胡萝卜 老伙计

打牙祭

(3)“重-轻-次轻”格式。如:

孩子们 朋友们 姑娘家 先生们 女人们 弟兄们 伙计们

3.四音节词语的轻重音格式

(1)“中-次轻-中-重”格式居多。如:

流行音乐 高等学校 驷马难追 逆水行舟 江山多娇

高楼大厦 时装表演 百炼成钢 成都地图 趾高气扬

(2)“中-轻-中-重”格式。如:

糊里糊涂 拉拉扯扯 拖拖拉拉 上上下下 大大小小

吃吃喝喝 地地道道 欢欢笑笑 喜气洋洋

(3)“中-次轻-重-轻”格式。这类词汇口语居少。如:

半大小子 拜把兄弟 闺女女婿 如意算盘

练习

绕口令

聋子、笼子、虫子

聋子提笼子,笼子装虫子,虫子咬笼子,聋子捉虫子。

小车拉石头 

大车拉小车,小车拉石头,石头掉下来,砸了小脚趾头。

喇嘛和哑巴

打南边来了个喇嘛,手里提拉着五斤鳎目,打北边来了个哑巴,腰里别着个喇叭。南边提拉鳎目的喇嘛,要拿鳎目换北边儿别喇叭的哑巴的喇叭,哑巴不乐意拿喇叭换提拉鳎目的喇嘛的鳎目,喇嘛非要拿鳎目换别喇叭的哑巴的喇叭。喇嘛抡起鳎目抽了别喇叭的哑巴一鳎目,哑巴摘下喇叭打了提拉鳎目的喇嘛一喇叭,也不知是提拉鳎目的喇嘛抽了别喇叭的哑巴几鳎目,还是别喇叭的哑巴打了提拉鳎目的喇嘛几喇叭。只知道,喇嘛炖鳎目,哑巴嘀嘀嗒嗒吹喇叭。

郭伯伯

郭伯伯,卖火锅,带卖墨水和馍馍。墨水馍馍装火锅,火锅磨得墨瓶破。伯伯回家交婆婆,婆婆掀锅拿馍馍。墨水馍馍满火锅,婆婆坐着默琢磨,莫非是外国产品摩登货。

天上日头

天上日头,嘴里舌头,地上石头,桌上纸头。大脚骨头,小脚趾头,树上枝头,集上市头。

桃子、李子栽满院子

桃子、李子、梨子、栗子、橘子、柿子、槟子、榛子、栽满院子、村子和寨子。刀子、斧子、锯子、凿子、锤子、创子和尺子,做出桌子、椅子和箱子。

儿化


 
普通话中有许多词汇的字音韵母因卷舌动作而发生音变现象,这种现象就叫做儿化。儿化了的韵母就叫“儿化韵”,其标志是在韵母后面加上r。儿化后的字音仍是一个音节,但带儿化韵的音了一般由两个汉字来书写,如芋儿(yùr)、老头儿(lǎotóur)等。

儿化是否使韵母产生了音变,取决于韵母的最末一个音素发音动作是否与卷舌动作发生冲突(即前一个动作是否妨碍了后一个动作的发生),若两者发生冲突,妨碍了卷舌动作,儿化时韵母发音就必须有所改变。

普通话中除er韵、ê韵外,其它韵母均可儿化。有些不同的韵母经过儿化之后,发音变得相同了,故归纳起来普通话39个韵母中只有26个儿化韵。

在普通话中,儿化具有区别词义、区分词性的功能,如“顶”作动词,“顶儿”作名词;“一点”是名词指时间,“一点儿”作量词,是“少量、少许”的意思。在具有区别词义和辨别词性作用的语境中,该儿化处理的地方一定要儿化,否则就会产生歧义。但在广播语言中尤其是政治类、科学类、学术类的节目中,对语言的严谨程度要求较高,要尽量少用儿化;在书面语言或比较正式的语言环境中也不宜多用儿化。

还有一类儿化是表示喜爱、亲切的感情色彩。如:脸蛋儿、花儿、小孩儿、电影儿。

表示少、小、轻等状态和性质,也常常用到儿化。如:米粒儿、门缝儿、蛋黄儿。

在实际的儿化韵认读中,儿化音与其前面的音节是连在一起发音的,不宜分解开来读(即不可把后面的“儿”字单独、清晰地读出)。但在诗歌散文 等抒情类文体中,有时为了押韵的需要,可单独发儿化韵的音,如“树叶儿,月牙儿”。

1.以a、o、ê、e、u(包括ao、eao中的o)作韵尾的韵母作儿化处理时,其读音变化不太大,卷舌动作与其本身的发音冲突不大,所以儿化时直接带上卷舌音色彩即可。其中,e的舌位稍稍后移一点,a的舌位略微升高一点即可。如:

a→ar:哪儿nǎr  手把儿shǒubàr

ia→iar:叶芽儿yièyár    钱夹儿qiánjiár

ua→uar:画儿huàr      浪花儿lànghuār

o→ou:粉末儿fěnmòr     竹膜儿zhúmór

uo→ror:眼窝儿yǎnwōr    大伙儿dàhuǒr

e→er:小盒儿xiǎohér     硬壳儿yìngkér

ue→uer:主角儿zhǔjuér    木橛儿mùjuér

ie→ier:石阶儿shíjiēr    字帖儿zìtiěr

u→ur:泪珠儿lèizhūr     离谱儿lípǔr

ao→aor:小道儿xiǎodàor   荷包儿hébāor

ou→our:老头儿lǎotóur    路口儿lùkǒur

iao→iaor:小调儿xiǎodiàor  嘴角儿zuǐjiǎor

iou→iour:小球儿xiǎoqiúr   顶牛儿dǐngniúr

2.韵尾音素以i、ü为主要元音的韵母作儿化处理时,因i、ü开口度较小,舌高点靠前,i、ü此时又是韵腹不能丢去,故与卷动作有冲突。处理的方法是先增加一个舌面、央、中、中圆唇元音,再在此基础上卷舌。如:

i→ier:锅底儿guōdǐr  柳丝儿liǔsīr  玩意儿wányìr

ü→üer:ih 小曲儿xiǎoqǔr 毛驴儿máolǘr 有趣儿yǒuqǔr

3.韵尾音素为I的韵母作儿化处理时,因I的发动作与卷舌有所冲突,儿化时韵尾I丢失,在主要元音的基础上卷舌。舌位在有的主要元音,由于受卷舌动作的影响,舌位向央、中方向后移。如:

ai→ar大牌儿dàpáir    窗台儿chuāngtáir

ei→er:同辈儿tóngbèir  宝贝儿bǎobèir

uai→uar:糖块儿tángkuàir 一块儿yīkuàir

uei→uer:口味儿kǒuwèir  一对儿yīduìr

4.韵尾音素为n的韵母作儿化处理时,因为n的发音妨碍了卷舌动作,所以儿化的韵尾n音要丢失,在主要元音基础上卷舌。原来舌位在前的主要元音,儿化后其音的舌位向央、中方向后移,主要元音妨碍卷舌的i、ü时,要增加一个舌面、央、中、不圆唇元音,再在此基础上卷舌。如:

an→ar:顶班儿dǐngbānr     传单儿chuándānr

en→er:亏本儿kuīběnr     命极儿mìnggēnr

ian→iar:鸡眼儿jīyǎnr     路边儿lùbiānr

in→iar:用劲儿yòngjìnr     手印儿shǒuyìnr

uan→uar:好玩儿hǎowánr     拐弯儿guǎiwānr

uen→uer:皱纹儿zhòuwénr     开春儿kāichūnr

üan→üar:圆圈儿yuǎnquānr     手绢儿shǒujuànr

ün→üer:合群儿héqúnr     花裙儿huāqúnr

5.以舌尖前元音-I或舌尖后元音-I作韵尾的韵母作儿化处理时,因其发音的开口度小,且舌尖已接近齿背或前硬腭,已妨碍了卷舌动作,故儿化时应将其变为舌面、央、中、不圆唇元音,再在此基础上进行卷舌。如:

-i→er:找刺儿zhǎocìr    柳丝儿liǔsīr

-i→er:树枝儿shùzhīr    找事儿zhǎoshìr

6.以nag为韵尾音素的韵母作儿化处理时,nag的发音部位在后(并不妨碍卷舌动作),但由于nag是鼻音,发音时口腔中没有气流通过,所以卷舌时就不能形成卷舌特点。故作儿化处理时要将nag音完全丢失,再在主要元音的基础上卷舌。若主要元音妨碍了卷舌动作的话,就增加一个鼻化的舌面、央、中、不圆唇元音,再在此基础上卷舌。如:

ang→?r:茶缸儿chágāngr     药方儿yàofāngr

iang

i?r:小羊儿xiǎoyángr    菜秧儿càiyāngr

uang→p>eng→(e上面小波浪)r:跳绳儿tiàoshéngr    竹凳儿zhúdèngr

裤缝儿kùfèngr

ong→(u上面小波浪)r:小洞儿xiǎodòngr    抽空儿chōukòngr

酒盅儿jiǔzhōngr

iong→ü(e上面小波浪)r:小熊儿xiǎoxióngr

练习

绕口令

小杂货摊儿

我们那儿有个王小三儿,在门口儿摆着一个小杂货摊儿,卖的是酱油、火柴和烟卷儿、草纸、还有关东烟儿,红糖、白糖、花椒、大料瓣儿,鸡子儿、挂面、酱、醋和油盐,冰糖葫芦一串儿又一串儿,花生、瓜子儿还有酸杏干儿。王小三儿,不识字儿,算账、记账,他净闹稀罕事儿,街坊买了他六个大鸡子儿,他就在账本上画了六个大圆圈儿。过了两天,人家还了他的账,他又在圆圈上画了一大道儿,可到了年底他又跟人家去讨账钱儿,鸡子儿的事早就忘在脑后边儿。人家说:“我们还了账。”他说人家欠了他一串儿糖葫芦儿,没有给他钱儿。

小哥俩儿

小哥俩儿,红脸蛋儿,手拉手儿,一块儿玩儿。小哥俩儿,一个班儿,一路上学唱着歌儿。学造句,一串串儿,唱新歌儿,一段段儿,学画画儿,不贪玩儿。画小猫儿,钻圆圈儿,画小狗儿,蹲庙台儿,画只小鸡儿吃小米儿,画条小鱼儿吐水泡儿。小哥俩,对脾气儿,上学念书不费劲儿,真是父母的好宝贝儿。

练字音儿

进了门儿,倒杯水儿,喝了两口儿运运气儿,顺手拿起小唱本儿,唱一曲儿,又一曲儿,练完了嗓子我练嘴皮儿。绕口令儿,练字音凶,还有单弦儿牌子曲凶,小快板儿,大鼓词儿,越说越唱我越带劲儿。

白胡子老头儿

打南边来了个白胡子老头儿,手拉着倍儿白的白拐棍儿。(重复一遍)

上小镇儿

二月二,上小镇儿,买根烟袋儿不通气儿,回来看看是根棍儿。

一条裤子七道缝儿

一条裤子七道缝儿,横缝上面有竖缝儿,缝了横缝缝竖缝儿,缝了竖缝缝横缝儿。

学画画儿

小小子儿,不贪玩儿。画小猫儿,钻圆圈儿;画小狗儿,蹲小庙儿,画小鸡儿,吃小米儿;画个小虫儿,顶火星儿。
 


变调
 
普通话的音节在连续发出时,其中有一些音节的调值会受到后面的音了声调的影响,从而发生改变。这种现象,就叫变调。

普通话的变调主要分为上声变调,“一”、“不”变调,去声变调。

1.上声变调

普通话上声音节在单念或处于句尾以及处于句子中语音停顿位置时,没有后续音节的影响,即可读原调。在其它情况下一般要作变调处理,具体分为:

“上声+非上声”→“半上+非上声”

上声音节在非上声音节(阴平、阳平、去声、轻声)之前,上声音节的调值由降升调变成只降不升的低降调,丢掉了本来要上升的后半段,变成了半上声(“半上”)。

如:

(1)上声+阴平

首都 眼睛 火车 礼花 雨衣 省心 警花 捕捞

老师 主编 把关 贬低 饼干 补充 打针 产生

取消 法规 反思 感激 广播 海滨 抹杀 领先

法官 纺织 厂商 北京 表彰 启发 紧张 减轻

(2)上声+阳平

古人 祖国 补偿 乞求 可能 厂房 起床 品尝

旅行 举行 火柴 海洋 典型 导游 表达 狠毒

打球 斧头 漂白 改革 抢夺 简洁 取材 语言

赌博 搞活 考察 企图 可怜 解答 理由 反常

(3)上声+去声

本质 法律 北部 百货 小麦 讲话 美术 狡辩

稿件 保证 保护 宝贝 女士 尽量 理发 呕吐

女士 美丽 法院 跑步 野兔 鼓励 可是 采购

请假 恐吓 渴望 暖气 改变 腐败 巩固 马路

(4)上声+轻声

口气 奶奶 姥姥 嫂嫂 马虎 打扮 本钱 耳朵

底下 里面 外头 主子,影子 本事 姐姐 讲究

点心 脸面 暖和 骨头 伙计 买卖 点缀 脑袋

喜欢 老婆 老爷 老实 枕头 晚上 早晨 爽快

(如果后面的轻声音是由上声变来的,那幺前面的上声大部分变为半上,少部分变为阴平,如“打扫”、“想想”等。)

(5)“上声+上声” →“阳平+上声”

两个上声相连时,前面一个上声音节调值由降升调变为与阳平调值相当的高升调。

保险 保养 党委 尽管 老板 本领 引导 古老

敏感 鼓舞 产品 永远 语法 口语 岛屿 保姆

远景 北海 首长 母语 小姐 懒散 水井 厂长

指拇 古典 简短 饱满 感慨 辅导 粉笔 反感 

(6)三个上声相连的变调

三个上声音节相连,词语的组合可以有不同的层次。层次不同,上声的变调情况也不相同。

①第一类情况叫做“双单格”,亦称为“2+1”结构。它指在该词组中前两个音节的意义关系密切,这样前两个上声变成“直上”,即调植,第三个上声读原调。即(上声+上声)+上声→阳平+阳平+上声。如:

演讲稿 跑马场 展览馆 管理组 水彩笔 蒙古语

选取法 古典舞 虎骨酒 洗脸水 往北走

②第二类情况叫做“单双格”,亦称为“1+2”结构。它指在该词组中后两个音节的意义关系更密切,这样第一个上声变为“前半上”,第二个上声变为直上,第三个上声读原调。如:

史小姐 党小组 好小伙 跑百米 纸老虎 李厂长

老保姆 小两口 冷处理 很友好 旅党委

③第三类情况叫做“单三格”,亦称作“1+1+1”结构,它指在该词组中三个音节的意义关系都相近。这样第一、第二个上声变成阳平,第在个上声读原调。即上声+上声+上声→阳平+阳平+上声。如:

缓减免 软懒散

在实际应用中,我们还会遇到三个以上或者更多上声音节相连的情况,我们可视不同词语的内部组合情况而将它们划分为若干个二字组或三字组,然后按以上归纳的变调规律来进行变调处理。例如:“岂有此理”就可划为“岂有”、“此理”两部分,分别作变调处理。

2.“一、不”的变调

在目前的普通话改革中,“七、八”已趋向于不变调,所以,我们只分析“一”、“不”的变调情况。

“一”的单字是阴平,“不”的单字调是去声。它们在单念或处于词尾、句尾时读原调,如“二00一”、“统一”、“你不”、“不”等。“一”作序数表示“第一”的意义,不变调,而在其它情况下就要做变调处理。

(1)“一”,“不”在去声音节前面都要变调,都要变成阳平调值

下面的“一”全读为“yí”:

一致 一再 一定 一律 一瞬 一共 一带 一向 一色

一道 一并 一路 一趟 一样 一面 一类 一阵 一贯

一度 一概 一味 一共 一切 一半 一旦 一意 一月

一笑

下面的“不”全读作“bú”:

不是 不错 不赖 不测 不干 不妙 不看 不累 不怕

不跳 不要 不叫 不骂 不被 不去 不便 不必 不定

不论 不屑 不愧 不料 不用 不对 不断 不过 不论

不肖 不顾 不但 不利 不上 不下 不嫁

(2)“一、不”在非去声音节(阴平、阳去、上声)前,“一”变读去声,“不”不变调,仍念去声

下面的“一”全读作“yì”:

一早 一晚 一朝 一夕 一心 一生 一齐 一同 一直

一瞥 一览 一连 一些 一般 一举 一晃 一起 一时

一群 一条 一行 一天 一批 一家 一体 一经 一瓶

一厢 一回 一身 一张 一如 一年 一曲 一发 一缕

一首

(3)“一”夹在动词中间,读人轻声;“不”夹在动词中间、形容词中间或动词补语中间时,读作轻声。如:

走一走 遛一遛 看一看 写一写 想一想 读一读

试一试 说一说 买不买 来不来 让不让 要不要

吃不吃 想不想 去不去 气不气 卖不卖 好不好

难不难 美不美 丑不丑 搞不懂 摸不清 看不见

辩不明 起不来 拿不起 输不起 上不来 下不去

走不动 吃不下

注:也有一些教材把夹在动词补语中的“不”的读音归类为次轻音。

认读以下短语和短文中“一”“不”的变调:

不露声色 不可一世 不明不白 不偏不倚 不大不小

不痛不痒 不计其数 不打自招 不置可否 不即不离

不秀不朗 不毛之地 不上不下 不共戴天 不伦不类

不卑不亢 不折不扣 不屈不挠 一朝一夕 一丝不挂

一丝不苟 一五一十 一窍不通 一尘不染 一蹶不振

一文不值 一手一足 一起一落 一去不返 一字不漏

不见得 不晓得 不值钱 不像话 不自量

不等式 不要紧 不锈钢 不过意 不动产

不成器 不成文

绕口令

三个人一齐出大力

一二三,三二一,一二三四五六七,七六五四三二一。一个姑娘来摘李,一个不小孩来摘栗,一个小伙儿来摘梨。三个人一齐出大力,收完李子、栗子、梨,一起提到市?心一意,表里如一,言行一致,埋头苦干;情绪不能一高一低,一好一坏,一落千丈,一蹶不振。

3.去声变调

两个去声音节相连,前面的去声变调为“半去”,调值,不降到底,并且,有时会影响到后面的去声起点比第一个去声略低。若三个去声音节相连时,前面两个去声都变调为,最后的去声音节读原调。如:

笑料 立刻 电扇 大会 电话 炸药 赤道

气力 介绍 照相 教室 算术 借鉴 故事

号召 概要 跳跃 大跃进 看电视 卖设备

要药费 奥运会 大陆架 扩大会 炮舰队 录像带

4.带迭音后缀的形容词的声调

由词根附加迭音后缀构成的形容词,迭音后缀部分的实际读音,大多念阴平。如:

绿油油 红彤彤 湿漉漉 闹嚷嚷 闹哄哄

毛绒绒 慢腾腾 软绵绵 沉甸甸 灰蒙蒙

亮堂堂 文绉绉 火辣辣 

容易混淆的发音编辑本段回目录


f与h
 
部分方言区的发音中f、h有些混淆。比如“户(hù)”发成了“富(fù)”、“黄(huáng)”发成了“房(fáng)”。纠正的方法,一是采用“记字法”,二是分清楚、发准确的“f”和“h”两个音,其实这两个音的发音部位和发音方法是有较明显的区别的。
 
 

n与l
 
如四川方言区分不清普通话n与l的区别,例如“男(nán)”和“兰(lán)”与“女(nǚ)”与“侣(lǚ)”。要克服这个毛病,可采用“记字法”,即从字典或相关教科书上选出具有代表性的字音,利用代表字类推,从而掌握其它字的发音。如以“尼(ní)”为代表字类推,凡是带有“尼”声旁的字如“妮、泥、昵”都发“ni”的音,只是声调不同而已。总的来说,“n”声母的字比“l”声母的字少,只需记住n声母的常用字,其余的就发l了。如:

那、乃、奈、南、脑、挠、内、尼、倪、你、鸟、念、捏、聂、孽、宁、纽、农、奴、诺、懦、虐

以上这些代表字都发n声母。
 
 

zh ch sh与z c s
 
南方部分方言区的方言发音中没有zh、ch、sh的音,所以大凡碰到zh、ch、sh的音都统统发成了z、c、s的音,如“吃(chī)”的音发成了“疵(cī)”的音,“照(zhào)”发成了“皂(zào)。”可采用“记字法”来克服这个毛病。
 
 


--------------------------------------------------------
摘自《播音主持论》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下一篇方言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5

收藏到:  

词条信息

nz2009
nz2009
举人
词条创建者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